浮屠三宿

没啥追求 只想看太太 吃粮

年大大的新世界大门(二)

年大大心宽似海,一直以来不知道师父和掌门是gay,产生的一系列故(事)事(故)。在年大大明白真相的同时,新世界的大门也在向他打开(手动再见)

前文链接:年大大的新世界大门(一)



  “师师师师父……掌门!”一看见师父和掌门的脸,年大大一个哆嗦,差点吓得跪下了。

  以年大大的脑瓜,刚才的画面后知后觉地在意识里走了一遭,完全没有得出什么惊为天人的结论。那姿势、那位置,不就是平时他和游梁练习切磋的样子吗?游梁太能打,打着打着就把他按在墙上了。只不过他和游梁是初学者,师父和掌门都已经修成大能了,还学无止境、坚持切磋练习,真让人敬佩!

  明白这一点后,他就因为自己的打扰行为产生了深深的愧疚。

  “对对对对不起!弟子不应该打扰师父和掌门切磋!弟子这就退出去别别别!!哇——”

  来自入鞘剑修的威压不由分说当空碾下,裹挟着主人的暴怒。刹那间仿佛千钧雷霆降于一身,年大大来不及躲闪就被面朝下钉在了地上,那一股强大的气场在他身上纵横鞭挞、砭骨伐髓,痛得他哇哇乱叫。

  年大大终于知道自己修行有多欠奉了。连二师伯都能做到满山逃亡,怎么轮到自己时就只能单方面挨揍呢?

  严争鸣真有一瞬间打算把年大大打死。本来收他入门就很不爽了,现在更是一万个不爽。这家伙人又傻,话又多,长得又丑,怎么看怎么烦,还老是围着程潜转悠,随便哪点都够把他打一顿,况且刚才这么重要的时候居然随便跑进来,好一个旧恨添新仇,为扶摇派除害。

  眼见年大大已经鼻青脸肿,程潜赶紧把严争鸣拦下了,他总不至于让徒弟因为这种事情被重罚。结果这一拦,恼羞成怒的严争鸣内心更不舒坦了:小铜钱怎么光护徒弟,不护我?

  严掌门的心思一没被猜中就生气,一生气就想找茬,完全忘了自己才是施暴的那方,年大大才是倒霉的那一个。他面色不善、语气冷嗖嗖地扔下一句:“打扰掌门和师父切磋,罚三百尺符咒。”然后气冲冲地大步出了清安居。

  这天快傍晚,游梁终于上清安居把年大大带回去了。年大大被打得鼻青脸肿,浑身哪都痛,走几步路就叽叽歪歪叫唤。一开始游梁还搀扶着他慢慢走山路,后来索性把他往肩上一扛,御剑而下。

  微凉山风在耳边呼啸而过,远处一团橙红色落日沉在朦胧山气之中,冥冥薄暮,天地间一片苍茫。山风一来,群树涌动,两人一剑飞行在满山翠浪中,仿佛弄潮于海。

  游梁长久看着眼前之景,有一点所思所感刚在心里萌发,肩上的年大大就扑腾了两下,活似条砧板鱼。

  “师弟,疼……”年大大有气无力地说,“你肩膀硌着我伤口了……”

  游梁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但他还是不忍心让年大大受罪,于是伸手去扣年大大的腰,准备给年大大换个位置。

  游梁早已步入元神领域,御剑纯熟,空中换位不是什么难事。但对于御剑都歪歪扭扭的年大大来说,做空中换位这种高难度动作意味着冒生命危险。一见游梁在半空还搞危险动作,年大大三魂都吓没了俩,唯恐自己掉下去摔死,下一刻就手足并用,跟抓救命稻草似的扒在了游梁身上,解都解不下来。

  游梁整个人僵成了一条棍,对年大大搂也不是,扛也不是,憋得满脸通红。而年大大完全没有发现对方的反应,只知道自己掉下去就死定了,扒得更紧。

  两个人在剑上扭来扭去,好几次到了双双掉下去的边缘,最后以一种极度畸形的姿势降落在了院子里。

  此时,天幕边已然挂上了星子微光,门边吊着的长明灯火把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。


TB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文是鸣潜+游年(游梁x年大大)(*/∇\*)
其实新世界(二)之前就写好了,但是因为不懂得弄链接就暂时没发emmmm

看新世界(一)的人比我想象中多,哈哈希望有人和我一起磕游年


评论(4)

热度(6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