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屠三宿

没啥追求 只想看太太 吃粮

【千年后 我对长夜为你倾杯盏
月光的陈酿浸透了小庭院】
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其实是薛涛笺的海报,把海报信息去掉的底图哈哈哈
灵感就是这首歌开头那个风铃的叮咚~还有上面那句歌词

  “你不知道周围有很多花吗?”
  “我知道呀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自腿壁纸,沙雕灵感,沙雕文案(逃走)

不知堂,扶摇山第二弹~
卧龙跃马终黄土。百代光阴,只有桃李不言、传承不灭。
桃花是一点私设|・ω・`)

【茅草屋让程潜一瞬间还以为自己回到了乡下的家里,这里朴素得过了头,近乎是一无所有。
  屋门口有个伶伶仃仃的小院,院中间摆着一个三条腿的小木桌,另一边本该有腿的地方瘸了一角,垫在一块石头上,木头桌面上布满裂缝,而木椿真人正襟危坐在小桌后面,正出神地盯着桌上的一个小托盘看。】

扶摇山门
上次发的只是个截图,因为没做完哈哈哈,现在把成图发上来(*/∇\*)
脑洞里的扶摇山,又古老又葱郁~
下方两道人影,猜猜是谁

【拾级而上至半山腰,程潜看见山顶有影影绰绰的庭院住宅,山腰上一道古朴生苔的石门端立于前,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“扶摇”二字。】

腿了张扶摇山门,还有一丢丢地方没调完(*/∇\*)
图片最下面有两道影子,哈哈哈不知道大家有么有发现

【拾级而上至半山腰,程潜看见山顶有影影绰绰的庭院住宅,山腰上一道古朴生苔的石门端立于前,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“扶摇”二字。】

年大大的新世界大门(二)

年大大心宽似海,一直以来不知道师父和掌门是gay,产生的一系列故(事)事(故)。在年大大明白真相的同时,新世界的大门也在向他打开(手动再见)

前文链接:年大大的新世界大门(一)



  “师师师师父……掌门!”一看见师父和掌门的脸,年大大一个哆嗦,差点吓得跪下了。

  以年大大的脑瓜,刚才的画面后知后觉地在意识里走了一遭,完全没有得出什么惊为天人的结论。那姿势、那位置,不就是平时他和游梁练习切磋的样子吗?游梁太能打,打着打着就把他按在墙上了。只不过他和游梁是初学者,师父和掌门都已经修成大能了,还学无止境、坚持切磋练习,真让人敬佩!

  明白这一点后,他就因为自己的打扰行为产生了深深的愧疚。

  “对对对对不起!弟子不应该打扰师父和掌门切磋!弟子这就退出去别别别!!哇——”

  来自入鞘剑修的威压不由分说当空碾下,裹挟着主人的暴怒。刹那间仿佛千钧雷霆降于一身,年大大来不及躲闪就被面朝下钉在了地上,那一股强大的气场在他身上纵横鞭挞、砭骨伐髓,痛得他哇哇乱叫。

  年大大终于知道自己修行有多欠奉了。连二师伯都能做到满山逃亡,怎么轮到自己时就只能单方面挨揍呢?

  严争鸣真有一瞬间打算把年大大打死。本来收他入门就很不爽了,现在更是一万个不爽。这家伙人又傻,话又多,长得又丑,怎么看怎么烦,还老是围着程潜转悠,随便哪点都够把他打一顿,况且刚才这么重要的时候居然随便跑进来,好一个旧恨添新仇,为扶摇派除害。

  眼见年大大已经鼻青脸肿,程潜赶紧把严争鸣拦下了,他总不至于让徒弟因为这种事情被重罚。结果这一拦,恼羞成怒的严争鸣内心更不舒坦了:小铜钱怎么光护徒弟,不护我?

  严掌门的心思一没被猜中就生气,一生气就想找茬,完全忘了自己才是施暴的那方,年大大才是倒霉的那一个。他面色不善、语气冷嗖嗖地扔下一句:“打扰掌门和师父切磋,罚三百尺符咒。”然后气冲冲地大步出了清安居。

  这天快傍晚,游梁终于上清安居把年大大带回去了。年大大被打得鼻青脸肿,浑身哪都痛,走几步路就叽叽歪歪叫唤。一开始游梁还搀扶着他慢慢走山路,后来索性把他往肩上一扛,御剑而下。

  微凉山风在耳边呼啸而过,远处一团橙红色落日沉在朦胧山气之中,冥冥薄暮,天地间一片苍茫。山风一来,群树涌动,两人一剑飞行在满山翠浪中,仿佛弄潮于海。

  游梁长久看着眼前之景,有一点所思所感刚在心里萌发,肩上的年大大就扑腾了两下,活似条砧板鱼。

  “师弟,疼……”年大大有气无力地说,“你肩膀硌着我伤口了……”

  游梁:“…………”

  但他还是不忍心让年大大受罪,于是伸手去扣年大大的腰,准备给年大大换个位置。

  游梁早已步入元神领域,御剑纯熟,空中换位不是什么难事。但对于御剑都歪歪扭扭的年大大来说,做空中换位这种高难度动作意味着冒生命危险。一见游梁在半空还搞危险动作,年大大三魂都吓没了俩,唯恐自己掉下去摔死,下一刻就手足并用,跟抓救命稻草似的扒在了游梁身上,解都解不下来。

  游梁整个人僵成了一条棍,对年大大搂也不是,扛也不是,憋得满脸通红。而年大大完全没有发现对方的反应,只知道自己掉下去就死定了,扒得更紧。

  两个人在剑上扭来扭去,好几次到了双双掉下去的边缘,最后以一种极度畸形的姿势降落在了院子里。

  此时,天幕边已然挂上了星子微光,门边吊着的长明灯火把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。


TB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文是鸣潜+游年(游梁x年大大)(*/∇\*)
其实新世界(二)之前就写好了,但是因为不懂得弄链接就暂时没发emmmm

看新世界(一)的人比我想象中多,哈哈希望有人和我一起磕游年


年大大的新世界大门(一)

  年大大,只有名字是大大,其他方面都傻的可以。
  比如说,他知道师父和掌门关系很好,但也只知道他们关系很好。
  掌门平时在扶摇山横得很,谁和他拧着干就打谁,只有遇到师父时才彻底没辙,变成一副扭捏的娘娘样。
  他们两个白天待在同一个院子里,晚上睡清安居同一个屋,就算偶尔有几天师父不在,掌门也要跑到清安居的竹林里奋力练剑。
  但是为什么他们两个的关系会这么好呢?年大大的脑瓜从未思考过。
  ——“哦,我觉得师父和掌门关系还挺好的,有什么特别的吗?”
  李筠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脸上流露出一种混杂了震惊、讶异、欲言又止、痛心疾首等诸多情绪的神色。
  连一边聒噪不已的韩潭小师叔都瞬间安静了,还用一种又怜悯又复杂的眼神看着年大大。
  年大大一头雾水:“为什么你们都看我,难道我说得不对?”
  人与人的差距就是这么大。有的人天天被打,有的人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。
  李筠动荡的心情一时间难以平复,衡量了一下性命和真相的重要性,话在肚子里转了几圈,成功说出口的就一句:“你现在还……不懂。”
  “哦……”年大大挠了挠头,感觉二师伯的话里还藏了点机锋。
  至于是什么机锋,年大大怎么会知道呢?
  年大大心里窝不住事,这天下午练剑的时候,他终于忍不住问了游梁:“师弟,你觉得我们两个的师父关系怎么样?”不等游梁回答,他又自问自答续上前话:“我看他们之间挺好的,比其他人都要亲近。但是前几天我和二师伯、小师伯聊天,他们说我不懂……”
  游梁本来在揣摩木剑招式,姿势摆得稳如泰山,在滔滔不绝的话语中,背影身形居然歪了一歪。那一瞬间,年大大还以为自己眼花。
  而且,连师弟回头的眼神也是如此复杂。
  这个问题年大大也就郁闷了几天。几天过后,困扰就被扔在了脑后,因为他又被罚了三百尺的符咒,每天刻得要死要活——掌门罚的。
  按道理,对年大大掌罚应该是程潜出手,但掌门越俎代庖得理直气壮,一出手就给了三百尺的重罚,罪名是“打扰掌门与师父切磋”。
  年大大很委屈,早知道那天掌门和师父要切磋,他就算死也不会踏进清安居的院门。
  他练了很久的追踪符在那天终于刻出块像模像样的了,一时间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,一溜小跑上了清安居,献宝似的想给师父看看自己那块成型的破木牌。
  没大没小是扶摇山的传统,年大大一激动更把敲门这件事忘了个精光,上来就是堪称踹门的一脚,人还没过清安居门槛,声音先闯了进来:“师父师父,我终于会刻追踪符——呃?”
  树上两只灰雀被他吓得扑腾上了天,摇落几片翠叶,尔后四方天地又归于万籁无声。化不开的浓绿染透了这小小的居所,诉说着天地沉静和岁月悠长,只留石墙缝里绽着的小白花,点缀一笔素雅春意。
  这院子里一切都是如此幽深,年大大简直要为自己扰人清净而感到羞愧,如果他没看到白花藤后面还掩着两个人的话。
  那两人一个背靠着墙边,站得僵直,另一个凑得极近,用手拦住对方耳侧的墙壁,正准备俯身探头。两个身影白花翠叶掩映,隐隐约约。被年大大惊动后,两人齐齐把目光投向门口——一个脸红,一个脸黑,正是程潜和严争鸣。

TB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文是鸣潜+游年(游梁x年大大),以年大大的视角看事物真的很欢脱(*/∇\*)
最近突然觉得游梁x年大大很好磕,这俩小朋友也是有萌点的(*/∇\*)不过这cp怕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磕……有些人连这两个小朋友是谁都快记不清了_(:з」∠)_大概是个冷坑吧哈哈哈
看这长度预计会分成三篇吧,哈哈哈第一次在老福特发比较长的

【鸣潜】关于床笫矛盾的6题

1
严争鸣的洁癖很严重,完全忍受不了完事之后床铺和身上都是粘腻东西。如果不擦干净再睡,他宁可自杀。

2
很不巧,程潜就是那种被折腾过后倒头睡的人。因为剑修本来就是修士中体力最好的,谁试过谁知道。

3
这件事成为两个人床笫间的主要问题。

4
每次看见程潜对一身白浊粘腻毫不介意,翻身阖眸就要睡时,严争鸣就像只炸毛鸡一样。
他奈何不了这混账师弟,只能悲愤地拎起程潜,在清安居后院的小池把两个人涮干净了。

5
经过严掌门好一番折腾,床铺和被褥终于到达了勉强一睡的标准。
洗干净的程潜窝在同样干净的严争鸣怀里,睡得人畜无害。
他的小铜钱,平日里总是一副冷硬的模样,仿佛随时可以与天争,与地斗,粉骨碎身在所不惜。只有在大师兄身边睡着时,才在他脸庞上寻得到沉静与安逸。

6
月色皎白,竹影绰约,扶摇山野间窸窣的灵虫如点点萤火,微鸣之声撞入帘幕。
严争鸣搂了搂怀中安睡的那人,心满意足地闭了眼。
此情此景,恰逢一场好梦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哈哈哈看完六爻之后激情摸鱼。
娘娘是一个类型很特别的攻,小潜也是,吃起来真香啊(*/∇\*)


放首最近看到的诗(*/∇\*)不打tag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见穆三十宅中庭海榴花谢
作者:唐·杜牧

矜红掩素似多才,不待樱桃不逐梅。
春到未曾逢宴赏,雨馀争解免低徊。
巧穷南国千般艳,趁得春风二月开。
堪恨王孙浪游去,落英狼藉始归来。

注释
①海榴:即石榴,农历四月底五月初开花。
②争解:怎懂得。
③王孙:此指穆三十。《楚辞·招隐士》:“王孙游兮不归,春草生兮萋萋。”
④落英:落花。狼籍:纵横零乱貌。

大概是今天捏的最后一把了(不)
【鹿灵】
努力想捏出涉世未深+天真无邪的感觉~
对少女圆脸大眼睛没有抵抗力(*/∇\*)
扔在这里留个档,喜欢可以取用。
链接走评论,去掉 < 后面和 > 前面的空格,抱走请留言(*/∇\*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