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屠三宿

没啥追求 只想看太太 吃粮

年大大的新世界大门(一)

  年大大,只有名字是大大,其他方面都傻的可以。
  比如说,他知道师父和掌门关系很好,但也只知道他们关系很好。
  掌门平时在扶摇山横得很,谁和他拧着干就打谁,只有遇到师父时才彻底没辙,变成一副扭捏的娘娘样。
  他们两个白天待在同一个院子里,晚上睡清安居同一个屋,就算偶尔有几天师父不在,掌门也要跑到清安居的竹林里奋力练剑。
  但是为什么他们两个的关系会这么好呢?年大大的脑瓜从未思考过。
  ——“哦,我觉得师父和掌门关系还挺好的,有什么特别的吗?”
  李筠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脸上流露出一种混杂了震惊、讶异、欲言又止、痛心疾首等诸多情绪的神色。
  连一边聒噪不已的韩潭小师叔都瞬间安静了,还用一种又怜悯又复杂的眼神看着年大大。
  年大大一头雾水:“为什么你们都看我,难道我说得不对?”
  人与人的差距就是这么大。有的人天天被打,有的人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。
  李筠动荡的心情一时间难以平复,衡量了一下性命和真相的重要性,话在肚子里转了几圈,成功说出口的就一句:“你现在还……不懂。”
  “哦……”年大大挠了挠头,感觉二师伯的话里还藏了点机锋。
  至于是什么机锋,年大大怎么会知道呢?
  年大大心里窝不住事,这天下午练剑的时候,他终于忍不住问了游梁:“师弟,你觉得我们两个的师父关系怎么样?”不等游梁回答,他又自问自答续上前话:“我看他们之间挺好的,比其他人都要亲近。但是前几天我和二师伯、小师伯聊天,他们说我不懂……”
  游梁本来在揣摩木剑招式,姿势摆得稳如泰山,在滔滔不绝的话语中,背影身形居然歪了一歪。那一瞬间,年大大还以为自己眼花。
  而且,连师弟回头的眼神也是如此复杂。
  这个问题年大大也就郁闷了几天。几天过后,困扰就被扔在了脑后,因为他又被罚了三百尺的符咒,每天刻得要死要活——掌门罚的。
  按道理,对年大大掌罚应该是程潜出手,但掌门越俎代庖得理直气壮,一出手就给了三百尺的重罚,罪名是“打扰掌门与师父切磋”。
  年大大很委屈,早知道那天掌门和师父要切磋,他就算死也不会踏进清安居的院门。
  他练了很久的追踪符在那天终于刻出块像模像样的了,一时间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,一溜小跑上了清安居,献宝似的想给师父看看自己那块成型的破木牌。
  没大没小是扶摇山的传统,年大大一激动更把敲门这件事忘了个精光,上来就是堪称踹门的一脚,人还没过清安居门槛,声音先闯了进来:“师父师父,我终于会刻追踪符——呃?”
  树上两只灰雀被他吓得扑腾上了天,摇落几片翠叶,尔后四方天地又归于万籁无声。化不开的浓绿染透了这小小的居所,诉说着天地沉静和岁月悠长,只留石墙缝里绽着的小白花,点缀一笔素雅春意。
  这院子里一切都是如此幽深,年大大简直要为自己扰人清净而感到羞愧,如果他没看到白花藤后面还掩着两个人的话。
  那两人一个背靠着墙边,站得僵直,另一个凑得极近,用手拦住对方耳侧的墙壁,正准备俯身探头。两个身影白花翠叶掩映,隐隐约约。被年大大惊动后,两人齐齐把目光投向门口——一个脸红,一个脸黑,正是程潜和严争鸣。

TB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文是鸣潜+游年(游梁x年大大),以年大大的视角看事物真的很欢脱(*/∇\*)
最近突然觉得游梁x年大大很好磕,这俩小朋友也是有萌点的(*/∇\*)不过这cp怕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磕……有些人连这两个小朋友是谁都快记不清了_(:з」∠)_大概是个冷坑吧哈哈哈
看这长度预计会分成三篇吧,哈哈哈第一次在老福特发比较长的

评论(6)

热度(10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