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屠三宿

没啥追求 只想看太太 吃粮

斋千•夏席清

#薄樱鬼# #斋藤一x千鹤#
  梅子雨淅淅沥沥,是春逝的信信,阴晦不明的天气最易勾起诗人愁吟。而在京都的长夏来临后,这天地就似乎缺乏可陈了。
  浅碧深红的花色谢尽,只有浓到化不开的绿荫与一成不变的蝉鸣。万物无风不动,自有一股闷热在天地间升腾。
  推开木移门,日光骤然入室,有一刹那的炫目,千鹤忍不住抬手遮了遮眼,才适应外面一片晴好的绿景。
  这种高温天气,多数人都会选择躲入阴凉的地方,此时此刻,显得室外寂静无人。
  大厅的木地板终于清洁完了,看到屯所干干净净,大家的心情也会变好吧?打扫完成总是令人愉悦的。千鹤擦了擦额头的汗,心满意足地端起水盆向庭院水井走去,穿过重重树影。
  随着千鹤走动,回廊木地板传来一连串微微振动的声音。走着走着,却突然顿住。
  路转回廊,早已有人静坐在此。
  日光灼热,斜入角檐,一道光影落在古静的廊下,那人紫色的发辫搭在肩上温顺垂着,闭着眼眸,表情平和,任凭明亮与影翳在身上各划去一半,仿佛神道边亘古的石塑一般纹丝不动。
  配刀被横放在他身侧,与主人共享入寂的这一刻,陈旧刀身沐浴在日光下,有种奇异的静物之美。
  刀鞘上有一只蹦蹦跳跳的小雀,被千鹤的足音惊起,慌张扑棱着翅膀飞走了。
  斋藤一的眸子睁开了,是濑户海一般的深蓝色。即便冥想状态被打断,眼底也不见一丝懊恼。
  “早上好……斋藤先生。”
  一如既往平稳的声线作回应:“雪村君,早上好。”
  “是我打扰了斋藤先生吗,真的很抱歉……不过,你坐在这里不会觉得闷热吗?”
  “不,”斋藤一淡淡地说,“夏天是修行的好季节。”
  连正襟危坐的姿势都不曾变,果然闷热只是对斋藤先生的一种考验啊,千鹤想,然后露出了一如既往柔和的笑。
  脸颊一缕凉风掠过,斋藤的发丝也有微微摇动。庭下树影婆娑不定,墨绿荫色漫上少女的白袜足。

  “那一刹那,好像看见了斋藤先生的微笑。”

*原来是写手问卷里的题目,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展成一个小片段,可能是跑题跑出了新天地_(:з」∠)_大概说的就是这对cp的小确幸(?)吧,一君看到千鹤心情就变好了这样子。
*考据不足,如有bug先致歉

评论(4)

热度(24)